在校大学生能否与用人单位形成劳动关系?

作者:桂明涛 ???? 发布日期:2017-11-13 09:58:54

? ? 在校大学生是指尚未取得毕业证书,与学校还存在学籍关系的人员。关于在校大学生能否与用人单位形成劳动关系的问题,《原劳动部关于印发<><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第十二条规定:“在校大学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俭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围绕对该条规定的理解,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做出判决时,围绕对该条规定的不同理解,也会出现了同案不同判的情形。本文通过检索裁判文书网、无讼等网站,选取涉及此类纠纷的案件进行对各个法院的裁判主旨进行汇总,以期对处理这类问题有些微帮助。
? ? 一、认定劳务关系的案例
? ? 1.天津理工大学24名学生诉天津市金凤来仪科技有限公司
? ? 案情:2014年7月10日至2014年8月9日期间,天津理工大学电子信息工程学院的24名学生,经案外人天津鑫茂青年创业孵化器有限公司推介到被告金凤来仪公司实习,岗位为市场专员(销售)。2014年7月10日,被告与24名学生签订了《实习协议书》。
? ? 判旨:原告属于尚未毕业的在校大学生,作为学生在学校安排下或课余时间到实习单位进行实习并承担了相关工作,应认定双方存在劳务关系。
? ? 2.何心宇诉上海浩安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
? ? 案情:原告2011年9月至2014年6月期间系上海建峰职业技术学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于2014年6月30日毕业。上海建峰职业技术学院系开展全日制普通高等职业技术教育,包括继续教育培训、成人教育以及相关的院办企业。原告于2013年7月4日至2014年6月30日期间在被告处实习,被告每月向原告支付报酬800元。
? ? 判旨:对于在校学生而言,实习是为了帮助其了解社会,接触实际,巩固所学理论,培养实际工作能力和专业技能,其实习也是学习内容的一部分。根据相关规定,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在校实习生与实习单位之间建立的并非是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关系,因此实习生与实习单位在实习期间发生的权利义务并不适用劳动法的调整。故原告主张与被告之间系建立劳动关系,于法无据。
? ? 3.沈某诉上海韩盛化工涂料有限公司
? ? 案情:沈某系本市户籍从业人员,于2010年12月27日以实习生身份至韩盛化工担任技术员。当日,韩盛化工(协议甲方)与沈某(协议乙方)签订了一份《实习协议书》,协议书主要载明:甲方已如实向乙方介绍本单位情况,以及乙方工作岗位情况,并通过乙方的了解、考核,同意乙方的实习请求;乙方已如实向用人单位介绍自己情况,并通过对甲方的了解,愿意到甲方实习;乙方实习期自2010年12月27日至2011年3月30日止(如毕业时间延误,则本协议自动顺延);甲方安排乙方在技术部“UV技术员”岗位实习;乙方实习期间工资为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800元/月;甲方根据乙方实习工作的特点,实行综合工时制;乙方可按照甲方有关规定享受相应的福利待遇;乙方必须服从领导,尽职尽责,遵守甲方所规定的一切规章制度。双方在该协议书中还对其他事项作出了约定。之后,沈某开始在韩盛化工从事劳动,受韩盛化工管理,并由韩盛化工按约定支付工资。
? ? 判旨:建立劳动关系的双方必须是适格主体,即一方是具有人身自由、相应行为能力、责任能力、具备中国国籍且未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另一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以下简称用人单位)。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建立劳动关系。就本案而言,在取得毕业证书之前,即使已经取得劳动手册,沈某的身份首先仍是一名全日制在校大学生,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俭学,其主要目的在于获得相应的工作经验,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沈某对于订立《实习协议书》的性质和目的理应明确知晓。故沈某在取得毕业证书之前,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应无异议。因此,双方为明确实习期间权利义务而订立的《实习协议书》是合法有效的民事合同,本院予以确认,双方均应严格遵守。双方均确认待沈某毕业后,双方即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可见双方已经就建立劳动关系一事进行了磋商并达成合意,即建立劳动关系的成就条件为沈某毕业。至于沈某何时毕业,仅影响双方何时建立劳动关系,而对于双方是否建立劳动关系没有影响。2011年1月15日,沈某完成学业,获得毕业证书,身份由一名在校大学生转变为一名适格劳动者。沈某符合建立劳动关系的主体条件,为韩盛化工提供劳动,获得相应的报酬,同时根据双方之前达成的合意,双方劳动关系自沈某毕业之日起建立。沈某可以享有要求韩盛化工与其订立劳动合同的权利。虽然沈某在从2011年1月15日至2011年6月21日之间长达六个月的时间里都没有将自己的毕业证书交给用人单位,且没有向用人单位要求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是并不影响双方合意形成劳动关系。韩盛化工主张其并不知晓沈某的毕业时间,导致延至2011年6月方订立劳动合同。本院认为,该节事实仅影响区分未及时订立劳动合同的责任分配以及确定未及时订立劳动合同给劳动者造成的损失,因为本案当事人均未就上述两点请求法院处理,故本院不作处理。
? ? 4.李娟与广西白海豚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 ? 案情:黎国荣原系广西某某国际职业学院在校大学生,母亲为原告李娟。被告公司系于2012年1月13日经钦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的有限责任公司。2013年3月至9月8日期间,黎国荣根据所在学校与被告签订的勤工俭学协议,曾到被告处进行勤工俭学。
? ? 判旨:劳动关系是指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与用人单位建立的社会关系。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黎国荣生前与被告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问题。黎国荣虽然根据学校的安排曾利用课余时间在被告经营白海豚国际酒店期间到白海豚国际酒店进行勤工俭学,但根据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劳部发(1995)309号)第12条“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俭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的规定,被告公司可以不与黎国荣签订劳动合同,而黎国荣作为在校大学生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劳动者主体资格。
? ? 二、认定劳动关系的案例
? ? 1.赵小峰诉太原市升东晟路桥有限公司
? ? 案情:原告赵小峰是技术学院的学生,2014年即将毕业。2014年2月24日原告赵小峰在尚未毕业的情况下到太原市升东晟路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东晟路桥公司)工作,从事技术员工作,月工资为1800元。
? ? 判旨:2014年2月起,原告赵小峰到被告升东晟路桥公司上班,当时赵小峰仍未毕业,还是学生,本案的关键是原告赵小峰在还是学生的情况下在升东晟路桥公司工作,双方是否建立了劳动关系。我国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第12条规定“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同时,我国教育部、财政部关于印发《高等学校勤工助学管理办法》的通知第4条规定“本办法所称勤工助学活动是指学生在学校的组织下利用课余时间,通过劳动取得合法报酬,用于改善学习和生活条件的社会实践活动”,本案原告赵小峰到升东晟路桥公司工作并非“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而是就业,原告赵小峰与升东晟路桥公司已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
? ? 2.胡星星诉上海棒约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 ? 案情:胡星星系东南大学成贤学院2011级学生,2015年2月17日棒约翰公司向胡星星发出录用通知,载明胡星星的工作岗位为餐厅见习助理,工作地点为南京,实习期工资为2700元/月,转正工资为2900元/月。双方于2015年3月2日签订《在校生实习协议》,协议约定胡星星从事餐厅见习助理工作,实习期限为2015年3月2日至2016年3月1日止,棒约翰公司每月支付胡星星实习津贴2700元,棒约翰公司不为胡星星缴纳社会保险费。胡星星在棒约翰公司工作期间,棒约翰公司与胡星星及胡星星所在学校间并未签订三方协议,棒约翰公司也没有向胡星星所在学校支付任何费用。胡星星每天工作8小时。棒约翰公司每月通过银行发放胡星星的实习补贴至2015年6月,银行对账单中的摘要标注为“工资”。
? ? 判旨:本案争议焦点为胡星星与棒约翰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关于在校大学生能否成为劳动关系的主体,我国劳动法律法规并未做出禁止性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十五条规定,“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4条规定,“公务员和比照实行公务员制度的事业组织和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以及农村劳动者(乡镇企业职工和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除外)、现役军人和家庭保姆等不适用劳动法”,该条规定并未将在校大学生包括在内。胡星星应聘棒约翰公司时已满22周岁,是即将毕业的大学四年级学生,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和责任能力,依法具有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
? ? 《意见》第12条规定,“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该规定从规范劳动合同制度的角度,将“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的在校生排除在劳动关系主体之外。胡星星应聘棒约翰公司时,虽然离毕业还有3个多月,但已基本完成了学业,其在取得毕业证书之前进入劳动力市场的行为并不受法律所限制。其每周工作五天、每天工作8小时的作息时间,符合全日制劳动合同的特点。其与棒约翰公司签订的期限为一年协议,时间跨度至其毕业以后,也与利用学习之余提供短期或不定期劳务的勤工助学情形不相符合。此外,从胡星星与棒约翰公司之间有关应聘事项的电子邮件看,棒约翰公司对胡星星系即将毕业的在校学生身份是明知的,双方就社会保险待遇问题亦有沟通,且棒约翰公司承诺胡星星在“毕业后换签劳动合同”。由此可见,胡星星与棒约翰公司签订“在校生实习协议”的目的,是与棒约翰公司建立稳定的劳动关系,而非“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一审法院对该规定的理解并无不当,上诉人就此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 ? 棒约翰公司与胡星星签订的合同名称虽为“在校生实习协议”,但从棒约翰公司发布的招聘信息、胡星星应聘和面试的过程,以及双方所订协议中工作岗位明确、劳动报酬亦不显着低于同行业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等内容看,胡星星为棒约翰公司提供的劳动,显然不同于在校大学生以学习为目的而进行的社会实践活动。综上,胡星星为棒约翰公司提供的劳动既不属于“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也不属于以学习和教学为目的在校学生实习,胡星星与棒约翰公司之间自2015年3月2日起存在劳动关系。
? ? 3.宋菊华、余广保诉宁波聚优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宁波聚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 案情:2015年3月18日,聚优文化公司与尚在长江大学四年级就读的余涛签订劳动合同,约定期限自2015年3月17日至2018年3月16日,工作地点在南京,岗位为销售代表,试用期三个月,试用期月工资1800元,试用期满月工资2000元。
? ? 判旨:经本院审查,余涛生前与聚优文化公司签订了固定期限三年的劳动合同,双方于该份合同中 约定了劳动合同期限、工作内容和工作地点、劳动报酬、社会保险等劳动合同法定应当具备的内容。据此,能够认定上述劳动合同是经双方协商一致达成合意的体现,双方之间建立的是劳动合同关系。聚优文化公司上诉主张余涛生前与其是在校大学生临时实习关系,以及其因管理失误与余涛签订了劳动合同,其对此均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加以证明,故对其上述主张,本院均不予支持。聚优文化公司还以余涛系未毕业在校大学生为由,上诉主张余涛不具有签订劳动合同的主体资格,缺乏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 ? 4.青岛三华惠海电子有限公司与康文博、平邑县腾飞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 ? 案情:2013年8月14日,康文博经平邑腾飞人力公司介绍,到三华惠海电子公司应聘并被录用。康文博自2013年8月16日起在三华惠海电子公司制造部从事普工工作,接受三华惠海电子公司的管理、指挥和监督,三华惠海电子公司通过中国工商银行通灵卡每月为康文博支付工资。
? ? 判旨:康文博进入三华惠海电子公司工作时已年满21周岁,符合劳动法规定的就业年龄,其在校大学生的身份也非劳动法规定排除适用的对象,法律并没有禁止临毕业大学生就业的规定。三华惠海电子公司明知康文博尚未正式毕业,康文博并未隐瞒和欺诈,且接受用人单位管理,付出劳动,用人单位在明知求职者系在校学生的情况下,仍接受其工作并向其发放劳动报酬的,因此,本院有理由确认康文博为适格的劳动合同主体。三华惠海电子公司虽称康文博在该单位属于实习,但鉴于该公司向康文博明确了在单位的具体岗位和职责,并按照正常员工的薪资标准向康文博发放的工资,以上事实充分表明,康文博在该公司并非实习,故应当认定双方之间形成劳动合同关系。
? ? 5.京山艳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方玉
? ? 案情:方玉系湖北职业艺术学院学生,2011年9月进校学习,学制三年,所学专业为音乐。2013年9月12日,方玉经熟人介绍,到艳阳传媒公司从事策划师工作,约定工资为每月1000元加提成,上下班时间与其他职工相同,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 ? 判旨: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劳部发(1995)309号)第四条,以列举的方式规定了公务员和比照实行公务员制度的事业组织和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以及农村劳动者(乡镇企业职工和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除外)、现役军人和家庭保姆不适用劳动法。该规定并没有将未毕业的大学生排除在劳动法的适用范围之外。据此,临近毕业的大学生,虽尚未从学校毕业,但可以或已经具备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行为能力和责任能力。换言之,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学生身份并不必然限制其作为普通劳动者加入劳动力群体。本案中,方玉行将大学毕业,已年满20周岁,其既符合法律规定的就业年龄,又未违反教育管理部门与所在高校的相关要求,当然可以成为劳动力市场的自由劳动者,亦即具备合法的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
? ? 6.姜茹茹诉南京摆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 案情:原告姜茹茹系在校大学生,2015年3月2日应聘进入被告摆驾网络公司工作,2015年6月毕业。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 ? 判旨: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本案中原告姜茹茹2015年3月2日进入被告摆驾网络公司工作,其虽系在校大学生,但其与摆驾网络公司口头约定4个月的实习期,摆驾网络公司通过招聘的方式招录姜茹茹进入公司工作,并接受公司管理。2015年6月姜茹茹毕业。故姜茹茹属于以就业为目的的实习,应当认定为劳动关系。
? ? 三、实务中的主要争议点
??? 从以上十一个案例,可以看出,关于在校大学生与用人单位之间形成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的问题,在实务中主要的争议点是在校大学生是否被彻底排除在适格劳动者的主体之外。只有解决了这个争议,才有继续讨论的前提。关于这个争议点,实际上最高人民法院在2010年第6期的公报中给出了答案。
? ?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0年第六期中发布过一个题为“郭懿诉江苏益丰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的公报案例。该案中二审法院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主旨是:实习是以学习为目的,到相关单位参加社会实践,没有工资,不存在由实习生与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明确岗位、报酬、福利待遇等情形。本案中,被上诉人郭懿虽于2008年7月毕业,但其在2007年10月26日明确向上诉人益丰公司表达了求职就业愿望,并进行了求职登记,求职人员登记表中登记其为2008届毕业生,2007年是其实习年。2007年10月30日郭懿与益丰公司自愿签订了劳动合同。益丰公司对郭懿的情况完全知情,双方在此基础上就应聘、录用达成一致意见,签订了劳动合同,而且明确了岗位、报酬。该情形不应视为实习。郭懿与益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时已年满19周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的就业年龄。具备与用工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行为能力和责任能力。意见第十二条不能推定出在校生不具备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故上诉人的上述理由不能成立。
从这个公报案例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认可法律并没有将在校大学生排除在适格劳动者之外的观点。判断在校大学生与用人单位之间是否形成劳动关系,应该根据《劳动合同法》、《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来具体判断。
? ? 四、哪些情况下在校大学生与用人单位之间不能成立劳动关系?
? ? 明确了在校大学生与用人单位之间可以成立劳动关系之后,就可以真正理解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的规定:“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该条规定实际是一个除外规定,即在“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的情况下,在校学生与用人单位之间不形成劳动关系。那么所有的问题都落在了如何理解“利用业余时间勤工助学”上了。
? ? 我国教育部、财政部关于印发《高等学校勤工助学管理办法》的通知第4条规定“本办法所称勤工助学活动是指学生在学校的组织下利用课余时间,通过劳动取得合法报酬,用于改善学习和生活条件的社会实践活动”。该条规定虽然对“勤工助学”的定义有了规定,但还是不够明确,不能概括所有的情况。我们可以比照该条规定并结合前文的案例总结一下,在一些情况下在校学生与用人单位之间不形成劳动关系:
? ? 1.利用假期(比如寒假、暑假)去用人单位工作;
? ? 2.不以毕业后就业为目的与用人单位签订协议。
??? 因此,在校大学生与用人单位能否形成劳动关系的这个问题,还是需要从劳动关系成立的标准来判断,如:(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是否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是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是否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是否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否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等。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在校学生并没有被排除在适格劳动者之外。

上一篇家用轿车在做顺风车业务时发生交通事故...
下一篇商品房预购合同的性质与履行